数字化“无墙博物馆”超越时空 “复生”尘封的

更新时间:2019-02-22

去年,拉丁美洲最大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巴西国家博物馆发生火灾,导致90%的文物被焚毁。该馆已有200年历史,曾收藏逾2000万件文物,火灾令寰球很多人扼腕叹气。最近,巴西国家博物馆踊跃借助图像识别跟大数据技能,意欲打造线上“数字巴西国家博物馆”。馆长亚历山大·科尔纳表示,将尽最大努力把这次火灾损失降落,征集寻找更多的博物馆数字资料,并将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进行数字化传播。

张博岚/文

法国文学家福楼拜曾说,越往前走,艺术越要迷信化,科学也要艺术化;两者在山麓分辨,回想又在顶峰会集。今天,在数字化博物馆,科学与艺术的联合就让人们看到了两者凑集的强大力量。数字化超越时间和空间的维度,让博物馆连接从前、现在和未来,也实现了人与艺术从“静观”到“融入”的转化。这正是“无墙博物馆”的魅力所在。

“一个博物馆就是一所大学校。”从诞生之日起,博物馆就是保护跟传承人类文明的重要殿堂。然而,文物的消消耗毁、物品存放空间的地理跨度、物理展示空间的不足等客观限度,都给人们提出如何解决博物馆局限性的问题。

原标题:“无墙博物馆”绽开魅力

数字技术的迅猛发展,给艺术存续和传播带来了新的可能。英国泰特美术馆的在线展览《消失的艺术展》完全虚构地展出了最近一个世纪中因偷窃、破坏等原因而消失的世界名作;从前,遍访世界上所有收藏荷兰画家维米尔作品的博物馆可能要花上数年,当初只有鼠标双击一下,即可踏上数字之旅。

数字技术重塑了人与艺术的关系,也让观众更主动地参加甚至参加艺术发现过程,以充满生命力的态度独破思考、自由创作。在纽约,库珀—休伊特国度设计博物馆甚至让参观者利用数字笔来探索全体展览和珍藏,即便是天马行空的勾勒,在互动技巧的联想显现下,也能幻化为艺术品,加入到库藏中,使观众由展览的参观者转变为参加者。

数字化让博物馆超越时空的限度,让艺术“复生”,也攻破了人与艺术之间的隔阂。早在上世纪60年代,法国学者安德烈·马尔罗就提出“无墙的博物馆”概念,强调博物馆与受众之间物理距离与心理间隔的打消。当初,数字技术不仅让艺术不再受“墙”的制约,还发明出一种全新的与民众互动模式。人工智能语音使艺术欣赏更具互动性和趣味性,可实现人与绘画、音乐等内容的自在会话交互,让观众与艺术“对话”成为事实。陷溺式展览营造出声、光、电、艺术完美结合的华丽场景,为观者带来全方位的感官闭会。

端门数字博物馆——“数字多宝格”名目。